疫情下美国华人房东压力增加屡遭租客拖欠租金

中国侨网12月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纽约蔡太太一提起房租就一肚子火。她现有三栋房子出租,两栋是住宅,一栋是商铺。一栋住宅的租客半年不交房租,最后她只好补贴1万多元(美元,下同)让其搬走。另外一栋住宅的租客享受政府福利。因为疫情,政府支付减少,但租客不但不补足减少的部分,也拒付自付的部分。她的一栋商铺也是半年没有收到房租,租客明白对她说,“你可以去告我。”她准备等疫情好转、法庭开门后就起诉。

“纽约小房东”(New York Small Landlords,NYSL)创办人兼总裁何德邻说,“纽约小房东”是刚刚成立的保护会员的公司。他根据美国住房拥有率和纽约市华人人口比率,推算出纽约华人屋主约有34.4万人,其中房东有8.6万人。“我们群有800多会员,约占纽约华人房东的1%。”他从每月会员调查发现,被欠房租的“比例很高”。在疫情最严重的4、5月间,约有一半房东未收到房租;到了10月,虽然情况有所好转,但10%以上的房租被拖账。他表示,公司将推出“追租”业务,服务房东会员。

房东黄太太说,纽约州推出一个项目,说是帮助房东渡过难关,如果需要可以申请州政府的租金补助。有媒体报道,这个租金补贴共有1亿元。近10万人申请州租金补助,但是只有四成获得批准。她说,这个申请要租客提出,但有的租客不考虑房东难处。因此,她没有提出申请。“我听说,许多房东都没有提出。”

“白住八个月,他连水费都不肯付”

二房东要不到房租,自己搬走,把矛盾交给房东。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不交房租。“这名租客不仅不交房租,而且还经常带不同妇女来此过夜。”由于这个原因,其他的租客也搬走了。她也赶不走这名租客,准备起诉二房东。二房东怕惹上官司,又回来帮她处理这名租客,最后让这位老先生搬走了。

她说,租客失业可以领取失业金,仍然有能力支付房租,但他们不付;可是政府对房东没有补偿。

她说,纽约州政府去年通过的保护租客的规定没有道理。由于这个保护租客的法律,法庭对房东租客纠纷的案件都倾向于租客。租客随便找到一个理由,就能延期法庭审理,使得他们能够免费居住。“我听说,有的房东为此卖房,由于带着租客,房价很便宜。”

她认为,这个补助数额根本不够。同时,申请手续过于繁杂,让人望而却步。她说,有的租客没有身份,也不敢提出申请。“这个补贴只是做做样子,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她表示,她的公司申请了失业补助。

蔡太太40年前移民到美国,她和家人辛勤工作省钱,买下了几栋房子,指望靠房租安度晚年。但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政府只考虑租客利益,“实际上房东也很困难”。她说,“遭遇这种情况后,我决定将来回到中国养老。”

同是房东的Michelle说,她不久前投资了一个商业店铺,并把这个店铺出租给一个外族裔开酒吧。但是,今年3月酒吧关门,租客从4月起就不付房租。“我找他要,说多少付一点,但他说没有生意,一文都不付。”“从3月到11月,八个月没付房租,欠租将近4万元。”

她的另外一套住房租给吃政府福利的家庭。“政府每月支付1722元房租,不足的部分由租客补足。”但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政府把支付的房租减至1690元,租客不愿补足少付的32元,而且拒绝支付自付的部分。

蔡太太来自中国香港。她说,她的一栋住宅租给一对西语裔夫妇,这对夫妻又分租给他们的几个朋友。“过去六年中,他们都是按时缴纳房租,有时会迟一点,但还是会交。”不过,今年3月开始,他们就开始拒绝缴纳房租。

2017年,纽约小房东群刚刚成立时,她就加入该群。她当时已有房子出租,但是没有管理经验,想请教群里如何驱赶不好的租客。她说,房东们都在群里交流各自的情况。她发现,有的房东一年收不到房租。

她也曾经与租客发生过矛盾。两年多前,她的一个家庭住宅租给华人租客。四室一厅的住宅,租客讲要与亲戚同住。但实际上,他把房间分租了,自己做二房东。“他自己住一间,出租其余的房间。”由于有的租客不交租,二房东撑不下去,就退了租。

她想来想去,决定贴钱让他们搬走,于是和租客商量,给他们再找房子。租客回答“没有钱”,她就出钱聘请房地产经纪,给这对租客找到一处住房,但是要她支付所有的费用12100元。“我交了经纪费5700元以及押金、房租分别为3200元。”

黄太太投资了住宅、店面和仓库,现在都有租客。她说,从今年3月纽约市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以后,住宅租客开始拖欠,原因主要是失业。“我们理解租客,把租金减少一半。”到了6月,店铺没有生意,她又把店铺租金减半;她的仓库没有租金收入,后来申请了救济金。

现在,她十几万买的房子有的涨到100多万元,因此,旧房子维修费用很高。纽约市的地税高,水电费也很贵。“我一个月的水费要300多元。”如果要卖掉,要交将近一半的税,因此她不卖房子,只好出租。

今年75岁的李女士说,她大学毕业后,1974年从中国赴美留学,边读书边打工,毕业后找到工作。因为要有地方住,她与姐妹共同出资,买下一个三家庭的房子。后来,她们陆续搬走,她就把整个房子买了下来。此外,她还有一个两家庭的住房和一个合作公寓(co-op)。她说,她的租客都付房租,因为她的租金很便宜,有的“房租20年没有涨过”。

她说,房租收入是她家的“部分收入来源”。她家也出租住房,租客比较好,疫情以来一直付房租。过去,她总是觉得住宅出租比较麻烦,租客进进出出,不太长久,而商业地产则不同,合约一签就是五年十年,房东比较省心。于是,她家就投资了这个商业地产。

“经过这次疫情,不再投资房地产了”

李女士说,做了30年的房东,见过各式各样的租客。她的租客来源地很广,包括中国、新加坡、印度、日本等国,当然还有其他族裔。总之,各地都有好租客,也有差租客,“经常碰到租客不付房租”。现在,她的房子全部租出去,但是租客都住了十几二十年。“我一提涨房租,他们就垮下脸来。”她心一软,就不涨租了。

为此,她聘请律师告租客,但纽约法庭即使开门,也只接少量案件,她只能等。她说,过去没有想到会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如果没有这个疫情,房地产投资的收入相当不错。房地产可以保值,风险也低。她预计,疫情结束后,房地产会恢复正常,“我对此仍有信心。”

李女士说,纽约州和纽约市都有保护租客的法律。政府保护租客的法律,苦了房东这些人。她认为,这个法律就给租客一个借口,可以不付房租,“把租客宠坏了”。如果房东与租客发生纠纷,房东只好请律师打官司。(韩杰)

新增报告病例波动下降,新增确诊病例数由最高时2月4日的3887例下降到2月11日的2015例,新增疑似病例数由最高时2月5日的5328例下降到2月11日的3342例,降幅分别达到了48.2%和37.3%;治愈出院人数较快增长,治愈比例由最低时1月27日的1.3%上升到2月11日的10.6%。

房客拒缴房租:你可以去告我们

不付房租外,租客连水费都不付。“我们把水费单拿给他,但他不付,因水费单上是我们的名字,我们只好付。”她说,房东要支付贷款、地税和保险。有的贷款银行同意房贷延迟三个月,也有的银行延迟半年,但是她的贷款银行不同意延期。目前,她依靠自己的储蓄支撑,但担心疫情拖得太久。

她说,房东要理解租客,也不要得罪租客;但是,也有租客想省钱,要钻法律的漏洞。有的租客实际上有能力交租,但是看到政府政策有利可图,就开始不交房租。她透露,房东最怕租霸,“他们设法钻法律的漏洞,贪图占小便宜”。

“我一提涨房租,他们就垮下脸来”

“房东也很困难,法律保护租客没道理”

疫情对她的房租也产生了影响。她说,她的二楼过去租给一个日本租客,但是疫情期间租客回到日本。因为疫情的影响,日本人到美国的少了。她希望这套房子还是租给日本人,但“房子现在还空着”。

黄太太家过去也是做小生意的,挣钱后开始投资房地产。她与朋友合作,一起投资,“但是,我们作为房东,还要缴纳房贷和地税,压力很大。”她表示,经过这次疫情,她今后不再投资房地产了。

她说,她的租客一半是华人,另外一半是外族裔,有韩国人、西语裔等。她能够理解租客的难处,主动降租。“我们也没有工作,只有吃老本。”到了7、8月,租客都准时付租了,个别租客甚至把租金补齐了。她说,总之她损失租金1万多元。她的店铺租给一名华人,这名华人还要求再减租。她说:“我们不能再减了,损失不能都落在我们头上。”

她说,她有一个合作公寓,她一说涨房租,租客就不干,也不搬走。她想,如果要请律师赶人,还要花钱,而且不知道下一个租客怎么样,于是就算了。因为房贷都已经还完,她没有还贷的压力,可以不涨房租。

她有一个店面出租。租客在政府部门做事,半年不交房租。她找上门,租客说没钱,让她去法庭告他。咨询律师得知,现在没法告,法律对租客有利。“现在,小房东很苦,但是无人关心。”

由于华人房东在这次疫情中损失惨重,便开始向市政府求助。10月以来,纽约华人房东已经组织了两次去市政府门前游行。“找不到人带小孩,所以我没有去。”她听说,还要组织第三次房东游行,要求市政府伸出援手。“政府不能这样,不管我们。”

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介绍到,当前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但在一系列有力措施的推动下,疫情形势总体上也出现一些积极变化。

租金主动减一半,“我们只有吃老本”

但是租客表示,他们不会签署任何文件。最后,租客在这栋房子里又多住了一个月才走。租客搬走后,她收到电费账单,“共有2000多元”。她说,这对租客夫妇有工作,吃得比她好,但是就是不交房租。因此,她收回这栋房屋,宁愿闲置,也不再出租。

她去追讨房租,这对西语裔夫妇表示,纽约市政府已经发出通知,他们可以不交房租。“他们甚至还说,你可以去告我们。”她去咨询律师,得知“法庭不开门,你告也没用”。她没有去告这对租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免费居住。

她估计,未来五年内,新的房地产不多了。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美国人工作的方式,现在,人们可以在家办公,故商业房地产就会受到影响,如店铺和仓库的出租就不行。

疫情期间,还有人冒用他们公司员工名义,申请了失业金,她向政府反映,但是没有部门管这事。她说,只要申请过失业金,将来员工的失业保险额就会增加。“目前没有损失,将来会有麻烦。”例如,以后公司申请贷款,难度就会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