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超市武汉上线疫情后无人零售能否“翻身”

无人超市、无人咖啡机武汉上线

疫情后,无人零售能否“翻身”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新闻宣传司副司长刘仲书指出,组织发起此次大赛是为了生动展示市场监管系统广大基层人员爱岗敬业、恪尽职守、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和鲜活形象。

零售专家李维华则指出,从业者应该意识到,无人零售的关键词是“零售”,而非“无人”。“很多人都把‘无人’定义为关键词,所以就误把自动支付、无人值守等作为店面亮点,却完全或大大地忽略了‘零售’这个关键词的真正意义,好奇心和新鲜感引发的生意终究是冲动和短暂的。”

卡兰尼克在2009年与其他人一同创建了Uber,并在次年接任CEO。2017年,在卡兰尼克出现一系列过失后,他遭到投资者的逼宫,被迫辞去CEO。他的过失包括纵容了霸凌和骚扰女性的职场文化,公司因窃取自动驾驶技术机密被谷歌母公司Alphabet告上法庭。卡兰尼克在Uber董事会留了足够长的时间以协助寻找接班人,然后从今年稍早时候开始抛售他的股票。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自助售货机行业市场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则显示:虽然目前,中国无人零售商店无论数量还是成熟度尚有所欠缺,用户进入市场条件不完善,用户规模还没有实现放量。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推动以及无人零售理念的渗透,无人零售商店的用户规模及交易额都会迎来井喷式爆发。

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就是这样一位真正开启人生第二幕的创始人。作为首个热门网络浏览器网景领航员的开发者,安德森与他人联合创建了互联网泡沫时代最成功的公司之一:网景。然而,微软公司通过在Windows系统中捆绑浏览器的方式摧毁了网景。随后,网景也被AOL收购。

有专家总结,从资金、技术、人力,到供应链、精细化运营、场景价值打造,每个新兴行业都需要由各个链节稳定搭建才能长期发展。对于无人零售行业而言,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企业,都在不同环节遭遇了阻碍。所以,在肖毅看来,无人零售目前还处于概念阶段。“不管是什么零售,本质是提供更好的消费体验,目前来看无人零售还做不到。”他说。

受疫情影响,在“无接触”的诉求下,让无人零售再次受到市场关注,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被消费者所接受。但疫情结束后,“无接触”的特殊场景消除,无人零售的一些短板就会显露出来。

当晚,田佳佳告诉爸爸妈妈她要做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从父母的眼中,她看到了莫大担忧。“做好防护,不要紧的!”她笑着劝慰。“那你千万要做好防护,不能大意!”父母再三叮嘱。

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新闻宣传司副司长刘仲书讲话 刘亮 摄

“刚开始压力很大。有一天做了四五个阳性,非常担心。现在阳性少了,压力小点。”她说。

很少有创始人能够接连打造两个成功的企业,尽管多西可以说在此行列中,他在回归Twitter前创办了第二家公司Square。一些成功的创始人在同一家公司还扮演着创业者的角色,例如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利用他的电商主导地位打造了世界上最大企业软件公司之一: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

刘仲书表示,总局新闻宣传司将通过总局官网等相关平台,做好大赛优秀作品的展播工作。他希望今后“三微”大赛在组织运作、立意策划、制作水平、作品质量、社会影响等方面迈上更高的层次,取得更好的效果。

成本和技术是发展瓶颈

销声匿迹型:特斯拉、思科联合创始人

当线上获取流量的成本越来越高,发展也几乎到达天花板时,2016年,亚马逊第一家无人体验店Amazon Go开业,创行业先河。随后国内商家迅速跟进。2017年,新零售的概念横空出世,虽然每个人对它的解读都不相同,但无人零售因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前沿技术的应用,以及移动支付和配套设施的逐渐完善,迅速被市场和资本寄予厚望。

“每检测出一个阳性标本,我有些紧张,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退缩。新的一天,又继续战斗,期待胜利的那一天!”她说。

据IT桔子统计,2017年共有93起无人零售事件获得融资,占新零售领域全年获投事件的半数以上。但谁也没想到,仅仅一年多,曾经被资本追捧的公司就像多米诺骨牌般纷纷倒下。从2018年年初开始,果小美、猩便利、GOGO小超市、七只考拉、缤果盒子等明星企业就接连被曝出亏损、裁员等消息,还有的已经倒闭。有媒体甚至称,“发生于2017年的第一代无人零售,已死”。

获奖代表济南市高新区市场监管局干部贾琳琳表示,“三微”大赛运用新传播手段调动了广大基层监管干部的积极性,明年争取制作更好的作品参赛,展现新的精神风貌。

和这些前辈相比,卡兰尼克建立了一个不同的行业形象,比其中一些人更有名,但声誉也比所有人更差。和其他创始人离开时的公司相比,Uber是一家体量远远更大,市值更高的公司。即便如此,如果Uber继续沉沦下去——依旧在巨亏,投资者无法相信Uber的最终盈利计划,那么卡兰尼克可能最终只会是硅谷历史上一个特别平庸时期的一个很好的“注脚”。

亚马逊的Amazon Go虽然在美国还只有10家门店,但不仅屡见Amazon Go技术更新、功能增多的消息,其门店也在不断扩张,它们希望2021年前在美国开设3000多家实体店。

与此同时,另一种形态的无人零售——无人货架也发展迅猛。2017年6月,后来的明星创业公司——果小美、猩便利正式上线。果小美天使轮就获得IDG的投资,猩便利的A轮融资也由红杉资本领投。

在任飞翔看来,“短期内完全无人的零售还不是一个大趋势,上货、补货需要人,解决这些技术问题所花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非常高,也没必要去解决,短期内减少人工、提高运营效率的智能零售更容易普及,消费体验也更好。”

“终于可以回家了!”田佳佳松了口气。

而无人店内的智能技术也并不算成熟,经常会遇到用户无法识别、无法结算、无法开门等故障,出现一次可能就让顾客不会再有第二次进店的欲望。

Twitte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完成了类似的壮举。在2008年被解除CEO职务后,多西在2015年重新执掌公司,先是担任临时CEO,随后成为正式CEO。在他接管公司后,尽管Twitter月平均活跃用户停滞在3.25亿左右(现在已把指标修改为可获利的日活跃用户),但核心业务稍微得到改善,2015年至2018年的营收只增长了37%,同时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的净利润增长了两倍以上。

2月6日,田佳佳接到了做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的任务。之前,她从未做过如此有传染性的病毒检测,一股恐惧涌上心头。但是,静下心来,她觉得作为一名检验技师,关键时刻必须顶上去。所以,虽然害怕,她依然选择勇敢向前。

尽管卷土重来和开启人生第二幕都令人鼓舞,但是他们只是特例。和多数人一样,大多数公司创始人只能成功一次。在他们离开公司后,可能也会继续精彩和成功的人生,但是很少能够像他们创建的公司那样重新进入公众的视野。

澳盈资本创始合伙人肖毅认为,此前无人零售的大量倒闭主要是因为货损率高,“因为它所处的环境是开放的,商品很容易被拿走。”他分析,相对而言,处在封闭或半封闭场景下的无人零售更合适,比如设置在办公区域、众创空间等场所的无人便利店。至于占地面积更大的无人超市,肖毅说,其技术和系统研发需耗费大量资金。

那么,接下来卡兰尼克将何去何从呢?科技公司创始人被驱逐的故事此前已在硅谷上演多次,一般会有四种结局:

自疫情暴发以来,除了线下超市、生鲜电商等一些主流渠道外,无人零售也成为人们生活用品购买渠道之一。

28日是田佳佳开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的第19天。这19天里,她几乎天天都要进入实验室,累计做了350多份样本。

今年24岁的田佳佳当检验技师有两年多时间了。2017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学检验专业毕业后,她回到家乡,加入恩施州民大医院,成为一名检验技师。

早期无人零售的卖点是更节约人力物力,提高效率。然而,对无人店本身来说,前期店面几十个监控设备和后台大量云端部署都是不小的投入。虽然线下的人流成本比线上低很多,但相比传统店面,无人店仅仅少了收银员的成本,补货、整理、清洁、运营照样需要人工进行。

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塔彭宁

同样默默无闻的还有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和马克·塔彭宁(Marc Tarpenning)。他们在2003年联合创办了特斯拉公司,并获得了前PayPal高管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早期投资。在马斯克的古怪领导下,特斯拉在挣扎多年后终于成为了一家重要汽车制造商和标志性品牌。

一路走来,乔布斯和多西都投入了大量精力建立新公司,收购新兴技术。和他们一样,卡兰尼克也计划花时间建立一家新的创业公司CloudKitchens,打造和管理中央厨房为外卖应用烧饭。如果Uber继续表现不佳(股价自IPO后已下跌逾30%),而卡兰尼克学会了如何在不重蹈Uber覆辙的情况下建立了一项盈利的业务,那么他可能会成为少有的几位卷土重来的创始人。

本次“三微”大赛于今年7月19日正式启动。中国市场监管报社社长张霞表示,首届“三微大赛”得到总局相关司局和直属单位,以及全国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和社会公众的积极响应与大力支持,作品来源除了各级市场监管系统,还有相当数量的社会参赛作品。作品内容涵盖市场准入、食品安全、信用监管、质量监督、认证、认可、计量、检测等方方面面市场监管职能。

她们拿起喷壶,对当天做完的12份样本进行酒精消毒。之后,给这些样本套上两层黄色垃圾袋。接着,再拿起喷壶,对操作台和地面进行酒精消毒。最后,打开紫外灯,提着黄色垃圾袋,离开标本处理区,来到缓冲区。

为推动“三微”原创内容的有效发展,颁奖会后主办方专门组织了交流研讨,来自百度和快手相关负责人作了《政务内容传播解决方案》《政务号应用和短视频剪辑》的主题分享。(完)

对于其他所有被驱逐的科技公司创始人来说,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经历很难复制。1997年,当乔布斯回归苹果时,苹果距离破产仅有几周时间。他叫停了一些错误决定,毫不留情地关闭了表现不好的产品线,然后缔造了一系列热门产品:iMac、iPad、iPhone以及iPad,最终把苹果变成了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公司。在乔布斯回归苹果的十年前,他买入了多数皮克斯动画公司的股权,这为他日后取得的巨大经济收入奠定了基础。

随后,她们把脱掉的这些防护用品用两层黄色垃圾袋装好,送到消毒区进行高压灭活处理。末了,来到换衣间,脱掉手术衣,洗手。整个过程,约半个小时。

开启人生第二幕型:网景创始人安德森

卷土重来型:苹果创始人乔布斯、Twitter创始人多西

“虽然如此,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谨慎。每一份样本都是一个生命,而每一个操作都是拯救生命。我们也要防止气溶胶的产生,防止污染实验室,保护同事,也保护自己。”田佳佳说。

他的豪言确实进一步刺激了创业者的敏感神经,各种无人便利店开得更猛。2017年10月,京东开了首家无人超市,用人脸识别和无线射频识别(后续转为摄像头+传感器识别)技术,实现全程无人干预购物。

就这一点而言,CloudKitchens也可能会成功。卡兰尼克或许也能把他的经验和资金转变成另外一家完全不相关的公司。

曾经的辉煌始于2017年

亿万富翁型:微软联合创始人艾伦

2月10日,田佳佳正式开始执行任务。进入充斥着浓浓消毒水的实验室中,一待就是三四个小时,高强度的操作,汗水浸透了她的衣衫,眼镜也挂满了雾珠,模糊了视线。有时,她不得不偏着头从护目镜的缝隙里观察操作。封闭的防护装备与密闭的实验环境让她感到呼吸困难。

他说,任何技术革新最终都需回归商业本质,即是否能降低成本和增加销售,这也是业内公司努力的方向。“卓唯智从成立之初就围绕这个目标部署一整套智能零售的解决方案。”包括准确率高达99.9%的无人收银台、能实现快速理货的手持盘货系统,以及近期正在研发的基于大数据分析的人工智能系统等等。

从多个方面来说,卡兰尼克的心思都放在了Uber上,似乎没有艾伦那样的广泛兴趣。而且,艾伦的净资产在1999年达到顶峰时在300亿美元左右,去世时仍有200亿美元。相比之下,卡兰尼克只出售了不到30亿美元的Uber股票,很难在如今的时代买下一支NBA球队。

十年后,安德森与他人联合创建了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在这里,安德森利用他作为创业者的难得经验打造了硅谷最成功的风投公司之一。其他进军风投领域的知名创业者还包括职业社交网站领英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现在是Greylock Partners合伙人)、AOL前CEO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联合创建了Revolution Partners)。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在1982年因为健康原因离开了公司,距离微软创建只过去了7年时间。不过,他保留了自己的多数微软股票,多次让自己成为了亿万富翁。一路走来,艾伦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多个兴趣中,包括收购NBA球队波特兰开拓者队和NFL球队西雅图海鹰队,并在西雅图大力布局地产生意,创办了一家研究人脑的研究所。他还买下了全球最大的游艇之一,上面还配备了一个小型潜艇,成为摇滚乐队主唱兼吉他手,并为他的音乐偶像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修建了一个博物馆。2018年10月,艾伦因为癌症去世。

在专注于智能零售系统研发的北京卓唯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任飞翔看来,无人零售从火热到寂寥,主要是因为尚不能回答大爷大妈“买菜更便宜了吗”的问题。

巨头们没有放弃探索。去年,零售巨头沃尔玛携全新“未来商店”闪亮登场。该“未来商店”其实是个新兴技术试验场,包括支持AI的摄像头和交互式显示器。

同时,人们对无人零售繁琐的注册过程和支付过程也感到头疼。“像我们这种老年人操作起来很困难,而且店里没有导购,想找些东西也不方便。”56岁的王阿姨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其实,早在前几年无人零售曾经很热,但很短的时间内,它经历了从瞬间火爆到一地鸡毛,再到暗流涌动,这其中原因何在?未来,无人零售又将往何处去?

“大家都在从各个维度尝试着无人化或者高效率零售在各种场景当中的应用,同时加入人工智能技术沉淀。”肖毅说,后期要看巨头们能否将各种超市场景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综合性的人工智能商超,而不是将人工智能作为单一化应用去减少人工成本。

2017年5月的某一天,欧尚上海杨浦店暨其中国公司总部的门口,悄悄搭起了一个无人便利店。这个外形类似集装箱的店面,有着一个很潮很互联网的名字——缤果盒子。也是从那时起,无人零售的大幕正式拉开。当年6月底,缤果盒子就宣布获得超1亿元A轮融资。其CEO陈子林对媒体谈及经营思路与未来目标时说,一年内要完成5000个网点的铺设。

尽管如此,任飞翔仍看好无人零售。“在经过百货商店、连锁商店和超级市场三次变革后,目前零售业正经历第四次革命,它将把人类带入智能商业时代。”他说。

前不久,火神山医院建成交付后,疫区无人超市随即上线,其由阿里的淘鲜达和湖北连锁超市中百仓储承建,超市24小时营业,开业第一天接待200余名顾客;瑞幸无人咖啡机“瑞即购”也已入驻武汉多家医院。在抗疫的过程中,无人超市、无人配送、无人柜等显得尤为重要。

在缓冲区,两人脱下外层手套,换上一层干净手套,依次脱掉隔离衣、鞋套、防护服。然后,再次脱掉外层手套,依次取下面罩、护目镜、帽子、口罩。

Uber联合创始人卡兰尼克

加拿大皇家银行最新估计,Amazon Go的收入比普通便利店增加了约50%,平均年收入估计为150万美元,并预测2021年Amazon Go将达到45亿美元的规模。

例如,可能只有最精通科技行业历史的学生才会知道伦纳德·博萨卡(Leonard Bosack)和桑迪·雷纳(Sandy Lerner)的名字。他们是思科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在思科1990年上市后被驱逐。直到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在1995年成为思科CEO后,思科才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并短暂成为世界上最具价值的科技公司。

每天完成检测任务,摘下口罩、护目镜,脸上都留下深深的印痕,耳后和鼻翼也被压红。结束一天的工作,疲惫地回到家里,天已黑尽。一进家门,全身消毒,洗澡换衣服。为了避免感染后传给父母,她自行与他们隔离,吃饭躲在一边。

综合性人工智能商超或成趋势